10 min read

SYNC-02

Burgundy 如往常一般的來到 Sewer,並如往常跟 Kui 點了杯紅酒,但沒有跟 Kui 講到 Kui 的問題。至少表面上沒有。但 Burgundy 在離開 Sewer 之前,Kui 接收到了她傳的私密訊息,要自己下班後到停車場找她。

Kui 下到停車場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多。她很少會來到停車場,尤其是半夜的時候。這裡在半夜的時候經常有飆仔聚集,而她絕對不想碰到那些人。誰知道昨天那群混混會不會也在這裡?

但停車場也是距離外面的世界最近的地方,甚至可以說停車場就已經是半個外面的世界了。停車場的四周跟大樓群的內部——美食街以上的部分——不一樣,四周並沒有牆壁圍繞,只有大大小小的柱子立在那邊,所以這裡的空氣是外面的空氣。Kui 吸了幾口,卻只聞到一些廢氣的味道。對了,在地圖上看到過,這個大樓群是在工業區邊緣,想必這些廢氣是從那裡來的吧?

Kui 罩上黑色連帽外套的帽子,一邊躲著在西南角喧嘩的混混,一邊找到 Burgundy 的車子。她的車並沒有很難找,因為在一排排的貨車與便宜轎車當中,Burgundy 的雙門白色轎跑車可以說是超級顯眼。正當 Kui 要走過去的時候,Burgundy 的化身出現在超空間裡,要她稍等一下。「我先關一下防衛系統。」化身說。「好了,進來吧。」

「防衛系統?那是什麼?」Kui 坐進副駕駛座後問。

「你沒聽過嗎?這也難怪啦,這邊的車都比較低階一點。」Burgundy 說。「這台搭的是電擊槍,會對有惡意的人自動攻擊。」

Kui 明白了為什麼飆仔都沒過來玩弄這台車。「但我沒有惡意啊?」她問。「這樣也要關嗎?」

「不要太依賴智慧系統嘍,我以為中村有教過你呢。」Burgundy 說。「所以,你還好嗎?受的傷有沒有很嚴重?」

「他處理好了。」

「中村嗎?」

「對啊。不過他也只處理傷口而已,對到底發生什麼事也沒問。」

「是嗎?不過他說他有看過監視器影像 neh,他很自責沒有早一點趕回來哦。」

「隨便啦。」Kui 說。「我們可以談談我的那些幻覺了嗎?」

「等一下。」Burgundy 拿出一罐氣體,拿給 Kui 要她吸。

「這什麼?」

「讓人清醒一點的東西。放心啦,我不會害你。」Burgundy 自己狠狠吸了一口。「這罐是我自己用來解酒的。」

Kui 吸了一口,馬上感覺到周遭的世界似乎變得更銳利、更鮮艷了。她把罐子還給 Burgundy 說:「沒聽過這種東西。它真的可以解酒嗎?」

「一般人不會聽過的啦,這罐是我從實驗室拿的,全世界都還沒上市。」Burgundy 把罐子隨手塞回包包裡說。「好啦,所以,你的『幻覺』。我們先不要叫它『幻覺』,叫它『體驗』好了。可以詳細地說給我聽嗎?」

Kui 把昨晚發生的事,連同鋩鋩角角都講給了 Burgundy 聽。她本來並不打算講得這麼詳細,但她好像被溪流帶著走一樣,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繼續講。一定是那罐氣體的關係。

「大概就是這樣。」Kui 說。「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在做夢什麼的?」

「夢也是真實的東西哦。」Burgundy 說。「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產生幻覺,但是你那個時候的狀態確實蠻有趣的。」Burgundy 在超空間叫出一段全像錄影,是 Kui 與混混在打架的場景。「中村給你的?」Kui 問說。「我自己拿的。」Burgundy 邊說邊把錄影的播放頭捏著拉到黃髮混混出拳打 Kui 的影格。「看看這個。」Burgundy 說,並開始播放。「你這個時候還看得清楚嗎?血都蓋住臉了。」Kui 搖搖頭。「但你卻躲開了他的這一拳,然後還拉住他的手把他放倒了。而且你看,」Burgundy 暫停錄影,把錄影放大到接近真實大小,聚焦在 Kui 要被打的地方。全像的影像現在充滿整個車內的空間。Burgundy 讓錄影迴圈播放,黃髮混混不停的出拳、落空、撲倒在地。「有看到嗎?你在他還沒出拳之前,就已經躲開他了。」

Kui 第一次客觀的看到當時發生的事情,自己模糊的印象原來是真的。「所以我真的能進去到別人的大腦裡面?」她說。

「不見得。一些老一點的拳擊手或格鬥家之類的也可以靠直覺去預判對方的動作,而這種直覺其實也就是大量的資料訓練之下的成果。有些軍企其實已經有類似的系統了,可以透過全方位攝影機,搭配上動作預判模型,再接上使用者的聽覺迴路,就可以讓使用者即時用聽的就知道哪邊有危險。雖然可能精度沒這麼高,但是技術上是可行的。這是一種可能性。」

「那另一種可能性呢?我那個時候體驗到的是幻覺嗎?」

Burgundy 沒有回答。她把手放到方向盤上,車子就緩慢地動了起來。「等一下,我們要去哪裡?」Kui 問。「去我的實驗室。」Burgundy 說。

「可是我不能⋯⋯中村他會⋯⋯」而且她累了一整天,身上都還是 Sewer 的味道。她只想早點回房間洗澡,然後玩幾場《無盡之拳》而已。今天是第七季的最後一天,她不想因此使排名下滑。

「你不用擔心中村。」

「他會知道我去了哪裡。這個。」Kui 舉起手錶給 Burgundy 看。Burgundy 停下車,轉頭對 Kui 說:「那些都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你是想回去到你原本的生活,然後忘記昨晚發生的事,還是現在就跟我走,去我那裡把整件事搞清楚?」

Kui 想起夜復一夜的擦桌子與洗杯盤,以及永遠只能透過窗戶看到的外面的世界。幹他的排名。「我想去。我想搞清楚。」她說。

「很好。」Burgundy 做了一些手勢,然後開車繞下一層一層的停車場。在接近往高架道路出口時候,Kui 忍不住說了:「那中村怎麼辦?他會知道我走了,他會很生氣。」

「他是個性比較硬一點沒錯。但是只要你不跟他說就好了。」

「可是手錶會跟他說我在哪裡啊。」

「喔,那個噢。我已經關掉他的追蹤器了。」

「Hannh?你怎麼弄的?」

「你這個手錶是我借他的。」Burgundy 駛出大樓群的出口,來到被蛋黃色路燈照得通明的高架道路上。


Kui 是第一次離開大樓群,至少在他的記憶裡面。開車在高架道路上離她的大樓群有一段距離後,她發現他們開始被比高架道路還高的工廠建築與煙囪環繞,而不同支線的高架道路也越來越多,光點交錯在黑夜之中。她已經在超空間裡探索過這段路好幾次,但是實際上來到這裡的感覺還是不一樣。她的身體終於可以感覺到高速疾駛的加速度感,轟隆隆的風切聲,還有最明顯的工業污臭味。

「中村有帶你出來過嗎?」Burgundy 問。

「他帶我去過市中心兩三次。我剛醒來的時候。我記得有一次你也在?」

「有嗎?喔——你說那次,我們想看看你有沒有什麼熟悉的地方那次?」

「對。」

「我想起來了。可是那次我們是用超空間見面的吧?那其他幾次呢?你們怎麼去的?」

「也都是超空間。」

「我想也是。中村⋯⋯中村就是這麼小心的人。」

Kui 一直在觀察 Burgundy 跟中村的互動,想猜出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不知道 Burgundy 是不是看出 Kui 的疑問,說:「中村有告訴過你我是誰嗎?」Kui 說:「他?他說你是什麼神經學家?說你是港都最好的一個。」

「模控神經學。他就跟你說這些而已嗎?」Burgundy 問。Kui 點點頭。他們現在已經離開了工廠區,正在跨越一個漆黑的河道。河的對面就是港都的市區了,而所謂的市區,就像一個超大型的大樓群聚落,從市中心一直蔓延到河岸才停止。有些大樓群甚至還直接跨到河堤上面,跟河堤變成一體。即使在半夜,整個市區的燈光還是亮到天上的烏雲底部也被照亮。Kui 一樣已經在超空間看過這個場景,但是每次來到這裡,他還是會被市區的大樓群數量所震驚。她無法想像像他待了兩三年都還有一堆角落跟樓層沒去過的封閉世界,在市區竟然多到從河道上看不到盡頭。這裡就是整個國家的頭腦,而他們就是一個訊號火花,正在透過一條條神經連進去大腦裡。Kui 感覺到渺小,中村灌輸給他的恐懼在此刻感覺一點也不重要了。畢竟她也只是一個隨波逐流的分子,而市區的可能性看起來不可能窮盡。他覺得他以前的害怕很虛假。

「然後你都不會好奇嗎?好奇中村跟我到底在做什麼?」Burgundy 的問句又把 Kui 拉回車內。他當然會好奇,中村越是不講、越是把他的超空間加密,Kui 就越好奇。但他還不清楚 Burgundy 到底是誰,而這整個小旅行會不會又是中村的另一個試驗。「我當然會好奇啊,但也不是真的那麼想知道吧。反正你們的關係也不會真的影響到我什麼的。」

Burgundy 笑了出來。「你這樣想就好。」他說。他們現在已經進入到市區裡面,而市區裡的高架道路密度比 Kui 住的工業區外圍要多太多。這些道路像蛇穿梭在竹林一樣在大樓群之間蔓延,並且與其他的道路時不時的交合在一起。但大樓群本身也不是都很筆直的,Kui 依稀有看到一些像是榕樹一樣繞過高架道路再繼續往上生長的彎曲的大樓,甚至有些是直接依附在舊大廈外圍建成的。Kui 不禁在心裡讚嘆這樣複雜的建築生態系。而就像雨林一樣,她也沒辦法輕易地看到地面,甚至連估算目前的高度都有困難——因為大樓群之間的空間幾乎都被高架道路所佔滿。

Burgundy 熟練的在這三維空間中轉彎再轉彎,而 Kui 已經被睡意弄得眼睛睜不太開來。在第十四個路口之後,她終於放棄計算路口的數量,頭靠在車窗上睡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