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min read

SYNC-03

Kui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她的眼睛痛的難過,因為隱形眼鏡式界面一整晚都待在她的眼睛上面。拿下界面之後,她才發現自己在一個大的不可思議的空間中間,可能有 Sewer 的三倍大。整個空間都是白的,地板、牆壁、他剛剛睡的沙發都是。但是這個空間有兩面是整片的落地窗。他推開玻璃門到陽台,發現她可以看到許多大樓群的頂端,有些甚至還比他低。

「如果你仔細一點看的話,可能可以看到你的大樓群哦。」Burgundy 說。她正躺在躺椅上做日光浴,全身只穿了一件比基尼的下著。 Kui 並不是不習慣面對半裸的女性——Sewer 裡就經常可以看到霓虹座的小姐;更何況她自己也是女的。但她沒有看過這樣有權勢的女人半裸。她感到臉頰充血。也許是因為陽光?她不記得她在大樓群裡面有直接被太陽照射過。皮膚有點燒燒的這種感覺,她覺得是第一次碰到。她抬頭望向陽光的來源。她沒有想到她完全看不到太陽,只感覺到眼睛被白光灼燒。這跟她在超空間裡看到的太陽不一樣。也許等久一點,她的眼睛就會開始適應了⋯⋯

「看太久的話,眼睛跟介面會一起被燒掉的哦。」Burgundy 握住 Kui 的手,把她帶進陰涼的室內。她們在餐桌吃了一些微波食品,用的是精緻的白瓷餐具。Burgundy 披了一件睡袍。「不要被這些好像很高級的東西嚇到,」Burgundy 說,「他們只是用來應付一些客人的。在雲和區啊,就是什麼東西都要弄得很高級,不然人家連看都不會想看你。」所以我現在在雲和區,Kui 心想。那個不以平面座標,而以高度來劃分的行政區。他們把它叫做「上面國」,因為這裡的人不止經濟狀態跟文化習慣跟居住在「下面」的居民完全不同層次,連語言與族裔都有差。她在意起自己黝黑的皮膚。

Burgundy 帶她進到另一個房間。這裡四面都是牆壁,一張單人床像孤島一樣在房間中央。Burgundy 讓他躺到床上,她才發現天花板上剛剛以為是吊燈的東西,其實是好幾隻機械爪,上面纏滿了纜線。Burgundy 在超空間的某個物品管理器選了一個環狀的東西,原本潔白無瑕的牆壁就裂開出一個方形的壁龕,其中一隻機械爪同時伸進去抓了那個環形裝置出來。Burgundy 把環形裝置套到 Kui 的頭上,然後環形裝置就緊縮,蓋住 Kui 的眼睛與耳朵,她的世界變成一片漆黑。Kui 感到某些東西刺穿了他的頭皮。

Kui 嚇得大叫,卻發現自己只能發出微弱的呻吟,「不會痛的,我已經下麻藥給你了。」她聽到 Burgundy 在很遙遠的地方這樣說。「你準備好的時候跟我說一聲。」

Kui 開始往下沉。她試圖往上游,但越游她的頭就越痛。早知道就不來了,她想。當她放棄掙扎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連哪邊是上方都分不清楚了。她就只是在一片虛空中的一個存在,而這裡安靜到只剩下她自己的思緒而已。她不敢停止思考,怕一停下來就回不去了。

我為什麼在這裡?她想。是了,是 Burgundy 把我推下來的。Burgundy 呢?

「準備好了?」她聽到 Burgundy 的話語傳來。嚴格來說,她並不是「聽到」,而是「知道」Burgundy 這樣說。或者說,這樣想。

「這是哪裡?」她想。「你現在在一個測試沙盒裡面。把它當成一個超空間就好了。」Burgundy 的思緒傳進她的腦裡。這裡完全不像超空間,超空間充滿資訊,這裡什麼都沒有。而且她在超空間裡也沒辦法用心電感應來講話。

「你想的沒錯,這裡跟超空間不一樣,可以直接用心靈來溝通。」Burgundy 顯然聽到她腦中的想法了。「這個沙盒是一個生物神經網路,直接連接到你的大腦神經系統。」然後你就能讀得到我在想什麼?「對也不對。我還需要好幾個架子的神經晶片才能像這樣跟你即時對話。文字語言跟運動或情緒很不一樣,是非常難解讀的訊號。」那你是怎麼跟我說話的?「文字訊息嘍。好了,我們要開始做測試了。」什麼測試?

Kui 發現她的周邊開始浮現一些什麼東西。土地出現在腳下,一些古老的矮屋自己在四周搭建起來,而光源是頭頂的日頭。「就是一些壓力測試。你有玩過超空間遊戲吧?」《無盡之拳》?「對,基本上就是類似那種東西⋯⋯」

這個所謂的壓力測試根本跟《無盡》完全不一樣。首先,無盡不會有一整群把天空都遮黑的鳥衝下來要把你的眼睛啄掉。再來,她也從來沒戴過全身觸覺模組,所以她在無盡裡被打的時候並不會真的感覺到痛,但在這裡?她覺得她的痛覺比在現實世界裡還放大了好幾倍。不過就是一隻鴿子撞到她的左上臂,她就覺得她的整隻左手都像是皮正在被剝掉一樣。這到底是什麼鬼測試?她痛得大叫,然後才發現自己可以發出聲音了。「Burgundy!Burgundy?」她邊跑邊對著天空喊,但是什麼回應都沒有。幹他媽的。

她推開一座農舍的大門衝進去,然後把門栓上,擋住外面像下雨一樣的鳥喙。農舍裡面堆了一堆乾絲瓜,堆得比她還高。鐵皮的屋頂有一些破洞,有陽光從洞口穿進來。但沒多久,這些光束就消失了,一隻一隻的鳥喙堵住了他們。「Burgundy!」Kui 大喊,但是依然沒有回應。她聽著自己咚咚的心跳聲與鳥啄鐵皮屋頂與牆的聲音,檢查她的手臂。手臂沒有任何傷痕,就只是很痛而已。

過了不知道多久,Kui 清醒過來,才發現鳥啄鐵皮的聲音消失了。她準備站起來到外面去看看,卻發現乾絲瓜堆底下有什麼東西在動。只靠倉庫裡微弱的光線實在是很難看清楚到底是什麼在那邊,但根據剛剛的鳥群來看,大概也不會是什麼好東西。Kui 決定安靜地離開倉庫,但在開門的時候,生鏽的門閂斷掉,掉到了地上,還匡噹的響。她回頭看的時候,乾絲瓜堆底下鑽出了一些人頭。他們很快地爬出乾絲瓜堆,有的四肢像蜘蛛一樣著地,有的抓了大支的鏟子之類的農具,全部都向 Kui 迅速地逼近過來。Kui 撞開倉庫門,死命地跑,連回頭看的時間都不想浪費,只能祈禱他不會被追到。

「嗨~你還好嗎?我剛剛去泡了杯咖啡。」Burgundy 的話語終於在 Kui 腦內響起。「為什麼會有一堆喪屍在追我?這個測試到底是有什麼問題?」Kui 邊跑邊問。「我看看哦⋯⋯你現在在第二輪壓力測試,設定的數值看起來都沒問題。」Burgundy 說。我就快要被一堆喪屍吃了,什麼沒問題?Kui 心想。「再撐一下就到第三輪了啦,加油❤️」Burgundy 說。

Kui 在公路上跑了不知道多久,才敢回頭確認狀況。喪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沒有跟在她的後面追了,筆直的公路空蕩蕩的。她走到一個十字路口,四周都是比人高的甘蔗田,而太陽還是一樣照著她。想必第二輪已經結束了吧?她檢查四個方向的公路,預期接下來的敵人——可能是飆車族或之類的——會從這些地方出現。她錯了。

她的四周突然暗下來,只剩下頭上一條縫還看得到天空。她被一隻從地底竄上來的巨大生物給含在嘴裡了,是一條藍鯨。藍鯨含著她跳向藍天,然後再重重摔進地底。Kui 在鯨魚的嘴裡摔來摔去,碰撞的過程中被吞進牠的食道裡。她卡在那裡,就要被肉壁擠壓成肉泥。

在她覺得自己的頭快要內爆的時候,她發現她的右上方有一團星雲,就跟跟混混幹架那時看到的一樣。那團星雲好像一直都在那裡,一直都在她的右上方,Kui 這樣覺得,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之前一直看不到、聽不到、聞不到、摸不到⋯⋯那不是她所認識的五感,又不像是幻想。總之,她就是感覺得到那團星雲。而且,星雲正在呼喚她。

她飛向星雲,拋下鯨魚喉嚨裡的自己。當她被星雲融進去之後,就發現自己回到 Burgundy 的實驗室裡了,只是她正在看著自己躺在床上,被機械手臂抓住頭環,全身緊繃的身體。她附身到 Burgundy 身上了。

Burgundy 發現 Kui 進入了一個特殊的狀態,是她從來沒在臨床看過的症狀。超空間中的各種腦波監視立體圖正激烈的擺盪著,她抓出其中一顆大腦全像圖並放大,讓整個房間被虛擬的腦神經影像所充滿。整個腦神經網路似乎被一個奇怪的電子霧所籠罩,霧還發出奇特的粉紅色光芒。Burgundy 知道這個粉紅色代表的是極強的電子訊號,太強了,腦神經不應該產出這樣強度的訊號才對。她叫出沙盒控制視窗,想將壓力測試終止掉,叫醒 Kui。但在開啟視窗後,她發現一件奇怪的事。跟 Kui 的訊息視窗中,Kui 不停傳來新的思緒轉譯,而那些思緒轉譯,總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那是 Burgundy 自己的思緒,不知為何被 Kui 所知道了。

「那應該是因為我現在在你的腦裡吧?」視窗上突然多了這句話。Burgundy 愣住了。「所以你真的能直接知道我在想什麼?」Burgundy 想在視窗裡傳出這句話,但還沒出手,Kui 就先回應了:「可以。」

Burgundy 打算電擊 Kui,阻止 Kui 繼續窺探自己的心靈。「不要!」Kui 訊息說。她嘗試脫離 Burgundy ,但已經太遲了,Burgundy 已經下了電擊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