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min read

Narrativesaw 電子報 #16

自由書寫、Sound Blaster GC7 & SXFI
Narrativesaw 電子報 #16

最近我又開始研究虛擬環繞,寫了一篇 Some thoughts on virtual surround sound 之外,還買了一台外置虛擬環繞 DAC。最近因為疫情又起來的關係,出門的心理阻力又更大了,常常都只是待在家裡處在一種半睡半醒的狀態裡。這也是因為那台 DAC(Sound Blaster GC7)實在花太久時間才到貨了,每天都在等的情況下很難轉移心思。

自由書寫(Free Writing)

買了 iPad Pro 之後,我開始用 GoodNotes 跟 Apple Pencil 來做自由書寫。我發現用筆寫自由書寫是很舒服的,因為完成一個字的速度比較慢,有一種調節思緒的作用。

自由書寫就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我覺得自由書寫重要的不是要寫得快,或者有什麼主題之類的。我比較不會看重自由書寫的「書寫」部份,而是它的「自由」部份。對我來說,自由書寫的目的就在於它自身,在於讓思緒到筆尖的流動暢通。如果腦子裡沒有東西的話,那就不用寫,等腦子裡有東西再寫。

我有看過有教育者在帶中學生寫自由書寫,是用給題目的方式讓學生去發揮,然後再交給老師看。這固然有實務上的考量,但我不認為這是自由書寫。首先,當寫出來的東西要給別人看的時候,思考就已經不自由了,更何況是老師。第二是自由書寫並不需要題目,就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如此而已。我認為更好的方式是不要給老師看,就讓學生坐在那邊寫,寫完自己收起來或燒掉都可以,當然也可以發呆。發呆是寫作者最好的朋友之一,因為靈感常常是在精神放空的時候會自己跑出來的東西。如果一個學生能夠發呆發一整節課,那表示他有超群的定性,我是絕對做不到。

那寫出來不給別人看,又幹嘛要寫呢?很簡單,就是活絡思考的路徑,以及習慣書寫而已。另外,書寫出東西是一件可以帶給我們成就感與多巴胺的事,而沒有什麼書寫方式比自由書寫更快樂了。有目的的書寫通常會給人壓力,而單純的抄寫則是枯燥乏味。不用煩惱任何事的自由書寫,實踐起來最輕鬆。

文章回顧

對,又是虛擬環繞

我現在會推薦人們直接去買硬體解決方案,或者Dolby Atmos for Headphones/DTS Headphone:X 擇一。硬體解決方案包括 Apple Spatial Audio、Creative SBX、Creative SXFI、Audeze Mobius(Waves NX)等等。

關於剛到手的 GC7 上的 SXFI,真的是很神奇的一個虛擬環繞演算法。它可以非常有效的模擬出一個音響室,而且有點太有效了——我一開始配電影聽的時候,不會覺得自己是在電影畫面裡面那種沈浸感,而是會覺得自己是在電影院裡面看電影。它基本上在內容跟耳機之間再加上一個聆聽房間層,而且對這個聆聽房間的強調蠻重的。它不只模擬房間的音響特性,還模擬音箱的音響特性,所以聽起來會跟原本的耳機感覺完全不同。

我一開始很不習慣,因為大多數的虛擬環繞是會把我帶到音樂或電影的世界裡,但 SXFI 卻是把我帶到電影院或錄音室裡(這點 Creative 很誠實,文案就是這樣寫的)。但後來當我開始忘記我是在聽耳機的時候,我開始可以專心去聽它創造出來的虛擬音箱,而那效果說實在的並不差。雖然對耳機的聲音做過大改造,但改造完的聲音不知怎的還是比 Apple Spatial Audio 更紮實。而且用好的耳機聽,效果依然是比差的耳機好很多。尤其用開放式耳罩聽的時候,真的會感覺現實空間中有幾個看不見的音箱在放音樂。

SXFI 真的是蠻大膽的一個策略,尤其他們之前的 SBX 完全是走另外一個無音染路線。我相信往這個設計方向走下去的話,它的終極目標會是用 AI 去測繪佩戴者所身處的空間,然後將虛擬音箱定位到空間中的固定位置。對佩戴者來說,戴上耳機就等於把所處空間變成一個家庭劇院的感覺。這些技術事實上都已經存在,只是需要串接起來、做大量模型訓練,以及想辦法微型化而已。Waves NX 其實已經部份接近這個理想了,有頭部追蹤與空間大小調整等功能,可以把虛擬房間調整到接近現實房間的大小。希望我有機會可以試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