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min read

Web 1.0 是最好的 Web 嗎?

具備「原始網際網路精神」的全球資訊網,那個以去中心化、公共性、自由與普遍性等價值為核心的網路文化。
Web 1.0 是最好的 Web 嗎?
Photo by Jordan Harrison on Unsplash

首先,我們要先認知到,在網路圈乃至於整個科技界,技術名詞與行銷用語大部分時候並沒有明顯的分別。Web 2.0 與現在的 web3 都是如此,一個是由各大內容平台帶起,一個是由區塊鏈人士帶起。後者甚至是搶了語意網(Semantic Web)的 Web 3.0 名字來用,整體而言是行銷戰爭而不是技術辯證。

不過我在這裡還是會用 Web 1.0 這個詞,只是指稱的並不一定跟其他人的一樣。我指的是具備「原始網際網路精神」的全球資訊網,那個以去中心化公共性自由普遍性等價值為核心的網路文化。所以對我來說,網頁的互動性與動態性並不是重點,個人在網路上的自主性與對網路言論空間的存取性(又譯近用性)更重要。舉例來說,部落格跟社群網站雖然在表面上與技術上都相當類似,但部落格多半是為個體賦權而存在,而社群網站則是為控制個體資源而存在。所以對我而言,部落格是 Web 1.0 價值的延伸,而社群網站則是對 Web 1.0 價值的顛覆,兩者無法歸成同一類。

部落格基本上是靜態網站的某種變體。它只是運用新的網頁技術,讓內容管理與風格設計等原本需要直接更改後端的工作,變成可以從前端直接操控而已。對於終端使用者(內容發布者)來說,差別只是在透過網頁空間介面還是部落格本身的介面去存取部落格。部落格看起來跟靜態網站幾乎一樣,甚至也有靜態的部落格引擎存在。最重要的是,內容發布者自己擁有他所發布的內容。一般來說,除非碰觸到國家法律,否則網頁空間出租商並不會對部落格做內容審查。這也是為什麼部落格是一個網站而不是一個個人主頁而已。那是內容發布者的個人空間,她享有內容的所有自由與責任。讀者在觀看她的網站的時候,建立起的是端到端的關係,而網頁空間出租商是透明的。除非讀者刻意去調查(或者發布者不想花錢買網域),不然她不會知道某個網站是放在哪個空間上面。

電子報更極端,因為它根本不需要什麼新的網頁技術。它走的是比全球資訊網還古老的電子郵件協定,用更端到端的方式去發布內容——一封封寄給指定的收件人。跟個人網站與部落格一樣,電子郵件伺服器提供者並不會在信件內容裡加上自己的 logo 或甚至插入廣告(只會在信箱旁邊打而已)。只要買個網域,伺服器商馬上就變成完全透明的。

所以,部落格與電子報,還有個人網站,都是向原始網際網路精神所靠攏的。任何人只要能上網、願意付一些錢去租空間與網域,就可以擁有完全由自己所主導的個人網站。你甚至不用會寫 HTML,因為你可以放純文字檔或一張圖、一份 PDF 上去,沒有人會阻止你,也沒有人能阻止你這樣做。而別人想要看到你的網站內容,也不用去加入什麼平台的會員、去加你好友等等,只需要有你網站的網址就可以了。一切都是自由與透明的,問題只在於你要怎麼設計你的網站、發布什麼樣的內容而已。噢,當然還有宣傳的問題,但那是另一篇文章的事。

回過頭來,社群網站就不一樣了。在社群網站上發表內容固然簡單(但也沒比部落格跟電子報簡單到哪裡去),打打字上傳圖片就可以發表出去,但這些內容並不屬於發布者的。或者應該說,這些內容並不是累積在發布者的個人空間裡,而是貢獻給社群平台了。當讀者在看這些內容的時候,是透過社群平台看的,所以就自動貢獻注意力給平台了。就這點來說,社群平台其實就是個內容農場,差別在於內容農場有時還會付錢給內容創作者,而在社群平台上卻是內容創作者付錢去爭取曝光。

說到爭取曝光,社群平台另一個惡名昭彰的點就是它的策展演算法(curation algorithm)。這點在個人網站來說也是一個問題,因為它們一樣要面對搜尋引擎的演算法,但說實在的,抱怨 Google 搜尋演算法的人有比 Facebook 多嗎?大概沒有吧。因為 Google 搜尋的目的終究是讓使用者快速找到他要找的資訊,並在過程中放送廣告,而不是要使用者整天黏在上面滑下一頁。那跟搜尋引擎的本質衝突了。Facebook 不一樣。Facebook 的目的就是要使用者整天黏在上面,最好成癮,因為這就是社群網站的本質——提供使用者一個情感上依賴的對象,也就是社群。結果是,Facebook 等社群網站的人工智慧演算法越來越愛推送那些會引起情緒的內容,即使他們的主管聲稱他們不希望這樣。很簡單的道理:會引起情緒的內容才能夠吸住人流與注意力。

結果就是,當你說你在做 SEO 的時候,雖然可能會開始做釣魚標題(clickbait),對網路造成負面的影響,但這完全比不上會造成國家分裂與社會動盪的社群平台流量追逐者。

簡單來說,社群平台所謂的 Web 2.0 最終變成一個用來顛覆 Web 1.0 核心價值的武器,對社會造成的影響或許一開始有好的案例,但漸漸顯示出它造成社會極化(polarize)的能力,後來甚至被武器化(weaponized)成撕裂國家的工具。人們在 Web 2.0 的訊息框架底下更傾向於被負面情緒主導、以宣傳替代溝通。看起來 Web 2.0 似乎是相當失敗,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想要「修復」網際網路。

至於搶佔了 web3 的區塊鏈社群,雖然技術上是可行的,但目前炒作性質較高,其所依賴的論述——去中心化——其實也只是覆誦 Web 1.0 就提出的概念。如果 Web 1.0 真的那麼好的話,那我們回去 Web 1.0 不就好了嗎?

但是,復古主義是危險的。

所謂的復古主義,就是認為過去曾經存在過一段更好,甚至完美的狀態,而當下所有的問題都可以透過回到那個狀態而解決。這是一種非常強力的號召手段,因為復古情懷——那種對似乎失去的事物的惋惜——是一種聽起來很普通,但實際上感染力很強的情緒。這在 Donna Haraway 的《A Cyborg Manifesto》與 Netflix 的《攻殼機動隊:SAC_2045》都有討論。

復古主義另一個強力的點是在於它的簡單性。人們不用去思考要如何解決當下的複雜問題,只需要相信「復古能解決一切」就夠了。

在現實中,政治上最著名的例子大概就是台灣的韓國瑜熱潮、英國的脫歐以及美國的「讓美國再次偉大」了吧。它們都打算喚起人們對上一世代的政治環境的懷念情感,並打算讓人們相信現在的所有問題都會因為復古而迎刃而解。而最近在網路世界也有這樣的復古風潮,是由馬斯克發起的推特收購案。

我並不認為復古主義一定是個壞東西,但它絕對是危險的。畢竟,復古不可能解決所有的問題,甚至還會在復古的過程中讓一些狀況變更糟。而它的本質並不是理性的,而是情緒性的。再來,它也經常會讓人刻意忽略一些過去不曾面對過的問題。世界正在快速的複雜化當中,人們已經有了這些經驗、思考模式已經改變,要回到過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因為復古主義的號召力如此厲害,它可能會導致強人主導的情況出現。

馬斯克就是最好的一個例子。他的願景相當簡單——把言論自由帶回給推特。這樣的願景說實在的大家都覺得很好,誰不想要有秩序的言論自由?但相對的,人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因為 bot 與機構勢力不停地進化去擾亂網路社群的秩序,但如果要去規範這些鍋裡面的屎,很容易就會一併限縮到一般公民的言論自由。

結果,一個世界首富說要導正這個亂象,也沒有什麼實際的策略,就只是說說而已,很多人竟然就這樣信了。我感覺非常的矛盾:我們的言論自由竟然要由一個有錢人去「買給我們」?更糟糕的是,他最實際的策略,竟然是要把推特私有化,也就是由他一人去授予使用者言論自由的意思。考慮到他在行為上的不可預測性,我對於他是否能保持他的承諾感到懷疑,甚至警戒。私有化意味著他不用受公眾投資者監督,而如果他的股份夠多的話,他甚至不用受任何人監督——除非他違法。

簡單來說,最終站在他對面的,可能只剩下政府。而政府現在要靠誰去跑選舉?

社群網路。

看出來了嗎?不論馬斯克這個人是不是個有持守、有完美道德觀念的哲學家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會變成一個皇帝,將世界上幾乎是最自由的一個社群網路變成一個獨裁政體。

而這可能就從人們對 Web 1.0 的懷舊情感與復古情懷開始。

我們最終還是得走上佈滿荊棘的路。

當下的網際網路是混亂的,問題是複雜的。而要解決這些問題,相對的也就應該要花上更大的成本去解決才對。如果我們只是想享受 Web 2.0 帶來的方便性,那我們最終就是會變成社群網路公司的資產,而非客戶。想要奪回人們在網路世界的主體性,那我們自己就必須要投入更多的資源與心力。否則就算馬斯克可以幫你我爭取到一個「自由」的推特,那最終也是屬於馬斯克的自由,而非你我的自由。

回過頭來說,Web 1.0 時代一樣有很多問題,包括入口網站與搜尋引擎也都是中心化的存在。另外,由於那時架站的技術與各種成本都較高,所以開設個人網站也不是那麼容易與普遍。事實上,Web 2.0 一開始主打的就是降低 Web 1.0 的發表成本。

不過我們仍然可以將 Web 1.0 的核心精神當成標竿,但同時也不要害怕面對 Web 1.0 的各種麻煩與花費。租網路空間、租網域、部署網站,或者撰寫電子報、直面自己的讀者,並且培養屬於自己的閱聽眾社群,這些被 Web 2.0 棄之如敝屣的繁雜過程與開銷,也正是自由的代價。尤其在雲端技術突飛猛進的今天,租網域、找空間的難度也已經大幅下降,甚至做電子報的方便度已經可以跟社群網站平起平坐。

我們所需做的,其實也就是多花一點心力去研究、學習,並且花時間認真的把自己的想法闡述出來。說到底,Web 2.0 的各種弊端,也就是從個人的貪圖方便與小便宜發展出來的。如果我們能好好從自己的人性去開始改變,不管哪一代的 Web,都有可能是最好的 Web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