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掌記 Bear:帶給我心靈平靜的筆記 app

筆記是我最常用到的一種 app。我主要是用它們來紀錄靈感、寫日記等等。因為有些想法不寫出來的話它就會卡在腦中,所以我很依賴手機上的筆記 app。紙本筆記要攜帶還是比手機麻煩很多,而且書寫時對環境的要求也比手機高得多。

我前前後後用過很多個不同的筆記 app,但是一直到 Bear,我才覺得好像真的找到我想用的筆記。

在 Bear 之前,我最主要用的筆記型 app 有三個:Apple Notes、One Day 與 Ulysses。我用它們的時間都蠻久的,但是各自都給我一種困惑的感覺,就是在使用上好像有哪邊卡住一樣。而思緒或者說靈感這種東西,如果被卡住的話,就會很快的開始堆積,進而阻礙整個心靈的運作。所以我一直以來都在做筆記這件事上感覺很 ak-tsak。

Apple Notes 的文字編輯與附件功能真的很棒,搭配上 Apple Pencil 真的是很厲害的筆記工具。但是用久了,就會發現筆記堆積越來越多,給我的心理壓力也越來越大。Ulysses 也給我一樣的感覺。雖然它給人的打字體驗是無人能敵的,但記的筆記一多,就會開始覺得整個資料庫雜亂無章,思緒又被搗亂。

我一開始碰到 Bear 並沒有很喜歡,主要是編輯器比起 Ulysses 感覺太花俏,然後也不知道已經有 Ulysses 了為什麼我還要再多用一個 app。直到某次研究如何整理筆記的時候突然被啟發,一個簡單的概念把我從資料庫整理地獄中拯救出來:

Ulysses 不是筆記 app,是寫作 app。

也就是說,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把筆記放在 Ulysses 裡,而把 Bear 跟 Ulysses 拿來對比也完全是錯的,不管它們表面上有多相近。實際上使用起來,才會發現它們雖然都是 Markdown 編輯器,也都有一個文件資料庫,甚至也都可以輸出成不同格式的文件,但它們的核心設計概念是很不同的。Ulysses 最主要的設計對象是長文的寫作者,一張書寫紙(Ulysses 的資料單位)就有點像一個 Word 文件一樣,它應該是有結構,而且準備好輸出到部落格或給編輯編修的,而不是隨意記下的靈感。它幾乎所有的功能都是為了這樣的場景所設計的:一個人在一段時間(可能幾十分鐘)中專心的撰寫文章。簡單來說,就是文字工作者的打字機,而不是隨身筆記本。

Ulysses 的資料庫也是為了這種長而有序的內容而設計的。它的群組與篩選器(也就是已儲存的搜尋)要拿來整理隨意輸入的筆記實在是太過複雜了,而且在 iOS 上竟然沒辦法輕鬆的用關鍵字(標籤)來檢視書寫紙。

筆記其實就是一段一段的思緒,而思緒這種東西通常是無序且零碎的。也就是說,它其實不需要什麼結構,也不需要什麼格式,大多時候只是一段話或一張塗鴉而已。對筆記來說更重要的,是寫下筆記之後,這則筆記會經過什麼樣的流程,往什麼樣的地方去。Ulysses 的資料庫雖然強大、可自定性高,但這也表示要維持它的結構是需要耗費心力的。會快速累積的筆記,自然容易帶給資料庫負擔。而這樣的設計,自然是因為對長文寫作有利才出現的,但就不那麼適合零碎的筆記了。

簡單來說,如果是坐著專心寫文章的話,Ulysses 會是最好的寫作環境。只要不要把它當作筆記軟體、想到什麼都丟進去,就沒問題了。

真正的問題,是 Apple Notes 明明是一個筆記軟體,卻也給我一樣的困擾。筆記一多,我就會覺得資料庫好亂、不知道怎麼整理的混亂狀態之中。神奇的是,Bear 就完全不會給我這種感覺。我想原因有兩個:標籤系統,以及封存功能。

標籤系統

資料夾這個東西在現實當中,就是比標籤更大、更重。而雖然我在用的是數位工具,所有的物件都是虛擬出來的,但是我的潛意識仍然會覺得資料夾比較重、標籤比較輕。所以雖然我在 Bear 裡的筆記幾乎都只有一個標籤,要用資料夾系統來整理好像也沒問題(因為標籤系統的特色就是可以一個筆記有兩個以上的標籤),但是看到 Apple Notes 的資料庫裡面有那麼多資料夾,我就是會覺得負擔很重。

有一種可能性是,因為標籤系統的概念是給每個筆記標上標籤,然後我們可以要 app 去把同一個標籤的筆記一次全部列出來給我們存取,所以更可以對應到現實當中的記筆記——差別只在現實當中檢索同一個標籤的筆記會慢很多而已。但是資料夾的概念是要把每則筆記抽起來放到不同的資料夾裡面去,所以用資料夾來整理筆記的心理成本比用標籤還要大。至少我們知道在給筆記加標籤的時候不用擔心它別的標籤會被系統刪除什麼的,所以給筆記加標籤是毫無壓力的一件事情,跟資料夾很不一樣。結論:標籤系統對筆記 app 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功能。

話說如此,但資料夾也一樣有它好用的地方,那就是希望讓脈絡不容易切換的時候。而這通常是在資料夾的最上層。比如說,封存資料夾。

封存功能

封存的概念很簡單,就是不會真的刪除筆記的刪除。當我寫完一篇文章的時候,我會想要把所有相關的筆記都移除掉,眼不見為淨。但是很多時候,我又不想要真的刪除掉這些筆記——留作紀念也不錯啊,或者有時候也是需要再去取得這些資料。這就好像是現實中換筆記本一樣,雖然把舊的筆記本放到書櫃的一角不再理他,但也不會就把筆記直接拿去丟掉。

這樣的功能在 Apple Notes 跟 Ulysses 裡面很可惜的都沒有內建,需要自己建立資料夾/群組來放要封存的筆記/書寫紙。Ulysses 靠著群組與篩選器功能,還算可以自己弄出一個封存功能來,只是比較麻煩而已;Apple Notes 則是幾乎沒辦法隱藏不想看到的筆記,因為它的搜尋功能沒辦法限定在某個資料夾,所以搜尋的時候還是很容易看到已經放到封存資料夾裡的筆記。

Bear 用看似非常簡單的設計解決了這個問題:已經封存的筆記,除非特別打開封存資料夾去看,否則不管在搜尋還是在所有筆記裡都不會出現,真的像是其他 app 裡的垃圾桶功能一樣。但也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功能,讓我可以安心的把當下不需要的筆記全部丟到封存裡面去,有需要的話再拉出來。

事實上,我相信 Bear 的封存功能跟垃圾桶功能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它同時有兩個而已。畢竟有些筆記確實是想刪除的,有些筆記則只是想收起來而已,所以有封存也有垃圾桶是很合理的事。可惜的是,這樣簡單的功能卻在大多數的筆記 app 裡都看不到。Apple Notes、OneNote、Evernote 裡面通通沒有。大家好像都很習慣看到筆記與資料夾數量不停累積,但我卻受不了一次看到太多筆記與資料夾或標籤等等,所以封存功能對我來說是必要的。

結論

要建立最適合自己的筆記系統真的是很不容易。因為筆記這件事對每個人來說都有不同的意義跟用途,所以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去審視自己的需求。像我就完全不需要把筆記當成「第二大腦」,因為碰到問題的時候我習慣去 Google 而不是回去以前做的筆記裡找。我寫筆記最重要的目的是平靜心靈,讓自己腦中亂竄的思緒有個地方可以去;再來才是再利用思緒,在 review 筆記的時候去思考它們是否能轉換成一個計畫或一篇文章,或者只是單純的日記而已。如果筆記有變成一篇文章或一個計畫的潛力的話,它就可以啟發更多的靈感,有點類似 mind map 一樣擴散出去,是一種跟自己做 brainstorming 的好方法。

因此,我偏好的筆記結構是越簡單越好。首先它需要有分一般筆記跟封存筆記,所以我可以把不需要的筆記收起來。再來它需要有個「顯示尚未整理的筆記」的功能,專門給我去 review 筆記用。最後它最好是用標籤系統來整理筆記。目前我用過的 app 裡只有 Bear 有做到這些功能,不知道是不是我這樣的需求比較少見呢?也歡迎來信告訴我你的想法哦!